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中心动态>>学术交流>>正文
【瑞研随笔·Research Notes】瑞士多语言情境小议
2022-04-19 12:28 郭锐教授  审核人:

                          图片:瑞士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郭锐教授


  

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瑞士这样一个国家,却没有瑞士语这门语言!瑞士目前拥有四种国家语言。德语(约63%左右的瑞士居民使用该语言)、法语923%)、意大利语(8%)以及罗曼什语(0.5%)。有些欧洲其它国家的人会拿这个特点来调侃瑞士和瑞士人。但里面没有任何贬低的意味,我们与瑞士人接触后,感觉瑞士人一点也不在乎这样的调侃,甚至也一起跟着参与其中,觉得好玩!更有一个流传甚广且有趣性形象的民间说法:瑞士就是一些讲法语的法国人不愿意当法兰西人,一些讲德语的德国人不愿意做德意志人,一些讲意大利语的意大利人不愿意做意大利人,这些人聚在一起便成为了一个国家,这个国家就叫瑞士,而这些人就叫瑞士人。

其中罗曼什语并非官方语言(格劳宾登州除外)。凡想要了解或初次接触瑞士的人,都会非常容易的观察到瑞士没有一个国家电视台或广播电台!同样,瑞士也没有全国性报纸。瑞士广播电视集团按不同语言设立了分公司,以各自当地的语言播报节目。所有的联邦文件都有德、法、意三种语言版本,市面上食品和饮料的标识也使用这几种语言。


在瑞士的实际经历中,人们越来越发现另一个有趣的现象:英语在瑞士使用率似乎一直处于增加的趋势当中,据不完全统计瑞士全国约45%的人口经常讲英语,而这种语言的使用在德语区比其他语区更为普遍。
一般外国人到瑞士出差或旅游,通常都使用英语,普遍的印象是,没有感到存在太多的障碍。无论住宾馆饭店还是去超市购物,甚至是学术交流。当地的瑞士人基本都能用英语与之对话,大部分场景无需额外的翻译,基本都可以满足和处理你所提出的各种问题和要求,我们在瑞士考察的全过程,就是在这样的感受中开始和结束的。
一般中国人出国,除了中文,大部分的备用语言就是英语,对我们来说,这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然而对瑞士人来说就未必那么简单,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值得考虑和认真对待的现象。今年初,瑞士北部的一些小学决定不把法语作为第二国家语言教授,而改为教授英语。对于小学里用英文取代另外国家的语言,这样的情况在社会上已经引起了争议,有人说这会威胁到国民的团结。一名名叫托马斯·斯蒂芬斯的作者发布了一篇名为“英语--瑞士的通用语:是好事,还是问题?”表达了这样的疑问。在这篇文章里他开宗明义的提出:大家经常可以听到来自瑞士不同地区的人用英语交流,但这种情况并不能让人人都欢欣雀跃。然而把英语当作通用语,作为跨越瑞士主要语言障碍的桥梁,是会促进还是会损害国家凝聚力?尤其是在受新冠疫情冲击的当下,这个问题在某种情况下似乎显得更为突出。大家都说英语,那么传统的德语、法语、意大利语等该怎么办,他们会面临怎样的未来?都讲英语真的就那么好吗?
与此同时,在瑞士,另一种不一样的声音也能轻易听到:比如在卡迪夫大学任教的社会语言学家梅塞德斯·德勒姆(MercedesDurham) 在2003年做的一项研究。她的研究审视了瑞士医科学生之间的电邮往来,发现他们一开始是用母语交流,但到后面会改用英语,以保证理解更准确。其研究结果认为;“在语言混杂的群体中,英语似乎是最易被理解和接受的语言,主要原因是,英语是一个大家共有的非母语语言”。最近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区的多语促进部长斯文·加茨(Sven Gatz)在3月16日对《布鲁塞尔时报》(Brussels Times)谈到瑞士近期的语言问题时就表示:“我认为瑞士提供了讨论多语现象的机遇,就此进行的讨论应该包括对法律的修订,使其能与时俱进,将英语列为主要语言之一……并称当前的形势‘不太利于未来的发展’”。这类观点似乎更进一步上升到了法律、时代、通用性等诸多方面的考量。当然,瑞士是个言论自由且非常开放的社会,对待同一个问题有不同的观点,甚至他们可以同时或同台发声,实属正常。
回到我们的关切,有一个非常现实的提示应该是更值得关注的问题,以上讨论,如果我们仅聚焦在沟通与交流的层面,那么或许这应该是构成一种同化的趋势。语言固有的功能就是表达思想的交流与沟通,让彼此明白对方的意思,无疑英语在那样的情境中就是唯一可以达到这个作用的工具。这种自觉自愿的前提非常值得我们重视,因为之后发生的,看来顺其自然,实则有规律可行的结果能够最终实现彼此的目的。关键在于,这样的同化是自愿的还是非自愿的,显然瑞士人讲英语属于前者。
另一个值得我们关注的语言问题,在瑞士,人们最担心的是拉丁罗曼语,这是一个小语种。使用这种语言的人大多住在山区,使用的人在逐渐减少。而为了保护这个小语种,瑞士在 1938 年的全民投票中就已经以 92% 的赞同票将拉丁罗曼语做为瑞士的第四种官方语言。使用区域仅在格劳宾登州的东部地区,也译为罗曼什语,仅占最官方语言比例 0.5% !这是最新的官方统计,按常理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这种语言是古罗马帝国瓦解后,原本统一的拉丁语随地域的不同而产生各类方言。拉丁罗曼语是从意大利语族衍生出来的现代语族,与古老的拉丁文有很大的不同,这个语言已经被收录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濒临灭绝语言的地图上。瑞士人对这个语种的保护越来越迫切,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将 16 世纪的拉丁罗曼语古老辞典转录为互联网中的电子版。
通过这个案例,我们发现,瑞士人的另一个特点:抓小放大,关注弱者。抓小就是盯住容易被忽视、被消失的的问题;放大就是那些已经普遍的习以为常的,人们都接受的,具有自身存在和发展实力的问题。简单说就是后者让它去,前者绝不放过。在他们看来,放过就是罪过。那些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事,自己去管,不重要。反而是那些没法照顾自己的事,就得大家管,谁都不应该置身事外,因为关注弱者是同情弱者的天然表现。说明瑞士人在这类问题上很较真,一点也不虚伪,按中国人的说法就是比较轴,偏向保守,这与他们面对和处理日常生活的态度非常相近。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在传统与现代、保守与开放之间。从他们对语言的运用、观念、态度上足以窥见一斑,二者巧妙而又和谐的结合构成了最直观的瑞士图景。进一步了解,固有语言变化反映了瑞士这个国家的国家向心力,今天瑞士人讲的德语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德语。法语,意大利语都有相同的情况发生,他们 都已经明显区别于原来的母语。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都瑞士化了,什么叫瑞士化,简单说就是本土化。所以瑞士觉得这样的语言变化很自然,很瑞士也很真实,没有什么不好。
不得不说,瑞士就是这样一个争议不断,各抒己见,而又特立独行的国家。如同人类社会和人本身一样,他们都是非常精妙而矛盾的组合体。瑞士人的语言几乎达到了类似的境界。在笔者看来,这也使得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在羡慕之余,只能是学习其中的部分皮毛,而无法得其精髓要义的原因所在。
珍视传统甚至到了比较保守的程度,同时又开放包容,鼓励创意、创新,二者的奇妙组合使笔者真切的感悟到,正是这种无法用语言描述,但又实实在在盛行于瑞士各行各业的微妙存在,构成瑞士这个永久中立国深层次的奥妙和秘密。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之中,他们总是能够预见到未来的趋势,走在世界许多国家的前面,从而在引领和创新方面常独领风骚。于是我们另一个发现也得到了显示,即基于独特历史文化的孕育,善于制造争议性氛围,营造多元化语言环境,涵养有秩序但又七嘴八舌的土壤,不得不说这也是瑞士这个国家能够超凡脱俗的秘籍之一。
行文至此,不得不感叹,限于理解与洞察能力,更由于笔者研究与资料分析的不够深入,对于瑞士这个国家,我们至今还有太多的存疑。至少没有人能够足具说服力的解释,差异化的语言,差异化的价值观等历时数百年,直到今天,活生生的反映在瑞士这块极不平坦却又美轮美奂的土地上。全部26个州虽然讲着不同的语言,却反而使得他们自愿组成瑞士联邦这样一个著名的令世人钦羡的国度。这里面,肯定还蕴藏着许多我们尚未可知,有待深入研究并逐一解开的谜底。









关闭窗口